导读
『等、等等!』

  “你认识她时,她还与法斯托尔弗博士住在一起吗?” 子的救生船正加速驶向上游的港湾。一个如长颈鹿样 详细

他们还是不懂_0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

   
    给,道明沈嗣。
   
    他们还是不懂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我们住在五十二楼,门牌叫“零”,故意地,组成520。
    我们喜欢熬夜,总是排坐在落地窗旁边看着外面,抽着520的烟,整整一个晚上。客厅放着王菲的那首怀念。我们总是害怕,哪一天我们不在了,这片窗就不在了,也总是不厌倦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美丽的画面,和闪烁的霓虹灯。整个深圳的夜晚能收在眼皮底下,闭上眼睛就一片黑幕,我们俩的思绪,齐齐在里面飞。
    我真的很怕看谢幕,我的心情就好似跌入谷地。林沧海呼了口烟,说。
    其实,你是怕告别。我也是。
      
    1,一见钟情
    楼下那个大眼睛男生上来送烟的时候,我递给他十元钱,问他有没有钱找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睛很大很亮。然后他把零钱放在我手上的时候,我故意触到了他的手……
    说林沧海吧。她是个经纪人,没捧过什么大红大紫的人,她不是没本事捧红人,以她那种从嘴巴到脚趾头都吹牛吹得地道的水平,不做个经纪人也实在浪费。从前学服装的,后来学化妆,再后来又玩起了酒,还做过电话营销,待业过半年,专职恋爱整整一年……她说,自个就困在沧海不得救赎。就叫了这名。
    林沧海谈过几十次恋爱,我也不太记得了。有些时候,我刚刚跟她新男朋友混熟,他们马上就翻脸了。都是她的名言,说我们俩有福同享,有夫也要……
    她跟最后一男朋友分手就是在来到深圳之前的一些日子。假如两个人恋爱,而身体不在一起,那就分手吧,是时候了。到一定的爱深程度,情侣开始把爱一股脑儿转到性的依赖和欲望上。这才来得正常。
    在这边定下来以后。在那家“晚九朝五”的大型大厅K歌吧里。我们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喝红酒。本来是为了喝一种别致调酒“遗忘”。遗忘曾经,遗忘过去,遗忘过去的不开心和落寞,包括所有的男人。数不清的男人。没有这种酒,就喝红酒。红酒也不错,多加一些柠檬,加深酸味,喝起来脸颊骨架都能耸起来很高,有些记忆就变淡了。这也能当“遗忘”,来喝。听到了,郑均在唱赤裸裸。听见有人在喝彩,谁那么神经啊,原唱喊什么喊,估计是喝多了。林沧海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尖叫着“你看,你看!”,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另一个角落了,两个男人坐在那里,喝着红酒。一个男人手拿着话筒,这首歌是他发出来的。比郑均唱得还要更庸懒。我和林沧海都喜欢的。自然在一曲结束以后,我们就走过去了,男人穿着深色的棉布衣,因为灯光太暗,看不清他的脸,他的眼睛很亮。眼睛,是我们看男人的标准。一个会用眼神说话和放电的男人,才是我们会来电的对象。
    林沧海递上一杯酒,说:喏,遗忘酒。干。说完,一仰头喝完了。
    他也喝了,笑着。眼睛成细线,笑起来。喝完了,他皱了皱眉头说:玩我,你。明明是红酒,只不过加多了一些柠檬,酸啊,酸啊。
    我说,这不就对了。
    然后离开了那里……
    之后,林沧海还经常提起那个男人,在落地窗前面。她说,他可能就在这闪烁的哪个灯下。
    最后一个深刻的眼神,便是我快走完最后一楼梯的时候,稍微往左边瞟过。看到了那双正看着我的眼睛,平头,深色打扮,依然是眼睛很亮。我望着他,他望着我。我走下楼梯后,回头看他,他回头看我,接着齐齐转过头……便深深地刻在我的最后记忆里。以前的都不太记得了,可能是喝了“遗忘”的原因。
      
    2,道明沈嗣
    在网上碰见了我们以前的老公,林沧海说。我说,哪个啊。
    她递一支520过来,说,那个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小弟弟呢。
    我推开落地窗的一扇窗户,一股海风吹过来,深圳的晚上很是舒服。“那个送烟的小伙来过了?”,我问。她没回答我。
    说那个小弟弟吧。在以前呆的一个城市里,的情人。叫道明沈嗣。有段日子,我们叫他日本鬼子。他爱上我便是他的劫难,本身爱情就是一场劫难,何况是跟爱完劫难的女人恋爱。林沧海说,看着我很深的爱着一个男子,然后又狠狠地转眼忘记了他,真的很恐怖。
    我也曾经爱过这个男子。每一个你跟他恋爱过的男子,你都不要说你没爱过他,因为假如那样的话,就是是欺骗,欺骗总会有一天失去被爱的权利的。可是,他并不能照顾我。
    他是道明家族高贵的公子,虽然有足够的家产把我娶回家,把林沧海也娶回家。他也是我们所呆的那块地盘,的老口子。凭着义气,冲动,金钱,好奇,和一身的孩子气,在混。与其说他是混,不如说是在HAPPY。他根本不用担心任何的事情,除了担心我去偷人,他说。呵呵,可是,这种幼嫩的孩子不是我所能接受一辈子的。
    最初跟他认识,是冬天的晚上,我穿着棉袄行走。突然他拦在我面前,我足足退了三步,大冷天我直哆嗦,他穿一背心。一身的幼嫩肌肉,头发黄黄的,一脸的孩子气,抽烟的姿势倒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。我吼:变态暴露狂,你想怎么样!
    他笑了笑,眼睛眯成一条缝,眼睛很亮。然后弹掉手中的烟蒂,走过来欲要抱着我说,“不用这么凶吧!”
    原本以为这是个随便的男人。玩玩便罢了。没想到一结合,我们彼此都成了对方的劫难。他倒真的很疼我,在这之前,我没碰到一个如此疼爱我的男人过,也许是因为他年纪小,会懂得关注细节和关爱女友的方法不一样罢。我走哪,他都会问累不累,然后趴下身,我一纵,就爬到他背上去了。很结实的背。他身体都很结实,按照外表来评,还是合格的男人。也曾经把林沧海双手臂拖起,送到阳台外面去。林沧海也不怕,高兴地喊着:好刺激哦!
    问她为什么不怕,假如道明在,她就捏捏他的脸说,我相信我老公嘛。
    后来我在落地窗面前问她,她说,假如那时候我掉下去了,我绝对不会紧张……
    难道在看穿爱情和往事的同时,她还看透了生死。或者,都是相连的罢,都是生活,反正。
    我帮道明点了一根烟,他就不抽520,他说太淡了。我就笑着骂,呸,小孩子知道什么淡浓之分。我笑着笑着手就晃动了一下,烟点了一半,就灭了。他火了,很大声地对着我吼:快点点燃!快点!
    后来,还是熄了。他一天没来找我,这是他跟我在一起儿童白斑怎么治疗后创的第一个记录。后来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,假如你的烟有一次点燃又熄灭了,那么你的老婆就会偷人。
    我敲他一下脑袋,骂:暴露狂变态啊,你!这你也信。
    他傻傻地笑笑,然后又说,现在不就没事了。然后牵起我的手,说,走,带你见几个兄弟去。
    我在他后面,看着他的后脑袋,沉思了。不知道哪个时候,他已经那么在乎我了……
      
    3,抬头见你
    烟灰掉了落地窗一地。林沧海好象真的是在说她的老公一样流畅地叙说着,道明的事迹。那些所谓的事迹,也不过是已经被一杯简单的酒否则了的东西。可是,她怀念起来,还是会眼泪闪闪。
    这些从我们生命中走过的人哪,幸福吧……
    道明沈嗣带我去见的那几个兄弟,有一个是刚从牢房里出来。犯了什么倒也没,他跟我说是从前砍过一帮流氓。流氓砍流氓,这不是给人间造福?我偷笑。还有几个都是来给他去晦的。道明当然是主角,他是买单的,也是主持,还说今天是要把我公众于他们。
    那个从牢房出来的兄弟,一直都在道明的保护之下。道明说,可能有些恩怨还是没解决,暂时不能让他露面太多。我说,你是说那个被他砍的?道明点了点我的鼻子,这些你别问,说都说不清。我应了声哦。他接着说,反正只要你没事,我就没事。只要你抬头能见我的脸,你肯定就没事。
    第二个星期一天晚上。我被绑了。一群人轰进家里,接着我就不知道了……
    呆在一间租屋里。几个帅小伙看着,手上都有棒子。一个个精神紧张,我一个女人用得着这大的阵容吗。
    他们当然不敢对我怎么样,因为他们抓我肯定是有条件的,假如我有何伤痕,他们的目的也就泡汤了。这些,我在电视剧里也见过。
    我说,我饿了。那个眼睛细细手臂上有鹰的男人,就会来给我喂饭,看样子他是老大。挺好嘛,有睡有吃还有帅哥喂。这样的日子,神仙似的。
    到,了晚上局势就有些变化了。他们的条件并非那个刚从牢房出来的人,也想趁机让道明吃回“大沙盐”。我虽然料定他定会先顾及我,但是,假如他们的条件太苛刻……
    我开始害怕。
    凌晨的时候,我听到了道明在外面大吼,还叫我的名字。我急忙要应他,一个拿棒的男子猛地一脚踢在我肚子上。我疼痛不已,没能出声。
    然后听见那个老大就说,“道明大少爷,叫你乖乖地来受一会训练,你怎么这么冲动呢,听说一拳就把我们门口的兄弟打趴下了。不错呵,不错啊。不过呢,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犟到什么程度……”。他走出去了,我听不见他的说话了。道明还在喊我名字。
   相信中科,不负所望 “白熊,你卑鄙!你狗熊!”,老大叫白熊,我听过他名字,他弟弟从前在这一带嚣张,后来被从牢房出来的那打断了双腿。道明说,那个人还在牢房的时候,白熊就是他赶出这里的。
我们如何避免小肚子上的赘肉   “你不要太过分!你有种冲我来!”,道明的声音。
    “要打要砍,由你来!放了我老婆!”还是道明的声音。
    “我拧了你!”白熊的声音。
      
    4,弟弟再见
    我说,林经纪?林沧海轻声应了我。我说,抽了一半的烟我弄熄了,回忆一会又重新点燃来抽,有没有一种方法?类似没点燃会偷人的那种说法,有没有?
    林沧海点点头,说,有,那叫断点。
    道明的头被打出了一条很长的裂缝,手臂也被砍了一刀。
    看到他不停地流血,我开始感觉从未有的,心疼,揪起来疼痛。不知道哪时候,我开始那么在乎他。
    故事基本上就是这样吧。
    被那个男人那么一脚,我肚子里那个孩子也就没了。道明家族,的未成型的孙孩。我没哭,我感觉得到这是注定,注定我不属于这个男人,也注定这个男人无法给予我真正的安全的照顾,更注定了我还要和林沧海继续抽烟,继续遇见每一个眼睛很亮的男子。
    我跟道明分手的那天。我说,我要离开这里,我要忘记一些东西。
    我走之前,道明还来找过我。希望我留在他身边。我跟他说,有些感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感觉告诉我要分了,就是要分了。而且,你无法安稳地照顾我,你知道的。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变化,不停地变化,直到有一天,你发现现在的你是多么的幼稚。包括,在这道上混。和你下一步要做的。

深圳市南山区沙河街道深南大道以北世纪假日广场A座1701 前海乔希(深圳)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粤ICP备16045991号-1